bf88必发
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太息之情七 长在心里的回忆

    七 长在心里的回忆

    作者:柳燕梅    

      七长在心里的回忆关蜓跌落断崖,一瞬间,天旋地转,她头朝下,快速坠落,她闭上眼睛,等待落水的那一刻。

      那一瞬间,关蜓没有任何挣扎,感觉自己仿佛在那一瞬间就已经死亡了。

      可是,等了很久也没有预想中的落水,自己被什么抱住了,慢慢睁开眼睛,才发现,一个满头银发的凤眼男子正用一种非常震惊的眼神看着自己,发如雪。

      “凤?”关蜓惊呼出来,“你怎么……变成这样了?”

      难道,在这之前发生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?他才一夜白头了?

      “为什么跳崖?”凤语气沉重,声音沙哑地说。

      “我,不小心掉下来了,没想真跳……”关蜓挣脱凤的怀抱,有些害怕此刻阴气森森的凤。

      “我问你!为什么要跳崖!”凤瞪着眼,眼中红血丝密布,大声吼道。

      “班若凤!你没事吧?我真的是脚软掉下来的。”关蜓向后缩了几步,害怕地看着怪异的凤。

      凤咬了咬牙,转过身去,看起来很痛苦地挣扎了一会儿,才语气冷淡地问:“你是谁?你怎么认识我?我可没见过你。”

      “我叫关蜓。”关蜓小心地问,“你没事吧?还好吗?”

      “关蜓?”凤转过身来时,神色已经恢复如常,淡淡地评价了一句,“虽然是燕儿的救命恩人,不过,看起来真的很弱。”

      关蜓心里又大为不爽。

      “你不在善琏湖凑热闹,怎么一个人呆在若月楼?”关蜓说。

      凤冷冷斜了关蜓一眼,转身向若月楼走去。

      不必要这么冷淡吧?关蜓心里叹一声,也独自转身在荷塘边立着,望着满池新荷发呆。

      “喂,”凤在若月楼前停下,回头对关蜓说,“好歹我也救了你,不知道报答一下吗?”

      什么呀?关蜓意外的回头问:“你想我怎么报答?”

      “你不是会弹琴吗?为我抚琴一曲吧。”凤寻了一个凳子坐了下来。

      关蜓走进若月楼,找到那把卓子凡的古琴,坐下来,开始抚弄起来。

      因为希望听的人可以高兴起来,所以选得是一首比较欢快明朗的乐曲,可是,关蜓的心,一想到凤也许是失去了深爱的人,那个女子,八成是跳崖走了,所以意气风发,闲云野鹤般的凤,才会满头银发,才会在就下自己时,用那么悲伤的眼神和语调问,你为什么要跳崖,关蜓的心就更加悲伤起来,乐曲的味道也渐渐的悲伤起来。

      关蜓沉浸在乐曲和自己内心的悲伤里,丝毫察觉不到自己心情在乐曲里流露了出来。

      凤在楼前静静地听着,望着满堂荷花,绵绵细风时不时的撩起他鬓角的银发。

      善琏湖畔的赛龙舟达到了高潮,人声鼎沸,第一名擂着船鼓,高兴的欢呼着跳上了岸!接着所有龙舟都陆续冲了回来,几个红着脸的小姑娘上前来为胜利者们戴上红布绑的大红花。百家宴也热热闹闹的开席了,每棵大树下都坐满了十里八村的乡里乡亲,来静梅山庄过端午的文人侠士。一只红光闪闪地红烧整猪被从回生堂抬到大扬场,冒着腾腾热气,各种美食流水一样送上了桌,扬场中心三璞学堂的乐师们奏起欢快的乐曲,有彩衣翩翩的舞娘乘风起舞。

      胖嫂等妇人挎着竹篮子,给小孩们发煮粽子锅里煮的红鸡蛋。

      “红鸡蛋好看,一点都不好吃,什么味道都没有。”关点一边大口嚼着好吃的,一边说。

      “这孩子。”胖嫂等人都笑了起来,说,“这可是好东西,吃了不生疮,不头痛,阎王鬼怪拉不走你。”

      关蜻则在大扬场看大厨熟练的把猪肉片成薄厚一样的肉片的场面,惊讶地大张嘴巴。

      “哇,好好吃,竟然不腻!”关蜻吃到一口,美滋滋的赞美道。

      “这你就满足了吗?那边好吃的多了。”赵灵儿抱着一坛菊花长寿酒,给大厨倒了一大碗,“辛苦了!师傅也喝碗长寿酒解解渴吧。”

      相对于外庄的热闹,若月楼这边就越发冷清了,四下安静,只有关蜓彻底悲伤起来的琴声。

      凤砸吧下嘴,正觉口干时,小厮栓子拎着两小坛雄黄酒踏着轻功掠了过来。

      “三老爷,老爷吩咐小的给您送酒来了。老爷说,您不来看龙舟竞渡,定然是在这里躲清静了。百家宴已经开席了,三老爷至少还是要尝尝雄黄酒的,喝了酒,大端午的时候才不会错过戏水。”

      凤白了栓子一眼,说:“话带到了,就回去吧。”

      栓子行了个礼,悻悻地走了。

      “唉,你为我献曲,就那么痛苦吗?”凤对楼里的关某人说。

      嗡一声,关蜓不再弹了,冲凤的方向白了一眼。

      “端午节,你也来喝两口雄黄酒吧。”凤灌了一大口酒,自在地抹一下嘴巴。

      “我不喝酒。”关蜓起身走出来,直接就坐在了门槛上,依着门框。

      凤回头看了她一眼,又说:“曲子弹不好,唱一首来听听。”

      “不会唱。”关蜓拒绝。

      “……闷哪。”凤看了看魂游天外的关蜓,继续独自饮酒。“不开心,就发泄出来吧。你就算是脚软才掉下来的,总不会是脚软才去断崖的吧。”

      那里以前叫断情崖,以前,也曾有一个痴傻的女子从上面下来过。她可没你幸运……”

      关蜓看着凤的背影,默然不语。

      凤忽然就以指节敲击酒坛,轻声唱了起来:“君若水中鱼,眼望水上莲,心无水于前。众鱼劝曰爱。无水宁竭呼?一时容华矣。

      莲复舞翠袖,盘盘生碧清。红颜水中映,岁岁伴鱼影。生生两相隔,咫尺不得音。

      翠袖滚珠泪,鱼叹气如珠,鱼受水相护,莲落春风后。花谢莲子出,相忘于江湖。

      得之鱼之幸,不得鱼之命。”

      得之鱼之幸,不得鱼之命。关蜓在心里再一次默念这句话。

      回忆的一部分,就像心上的一块肉,关蜓想要割舍它,现在才发现,自己已经鲜血淋漓,虚弱不堪。

      好吧,你就长在这里吧。时间久了,应该就会消失了吧。

      一滴泪,又落在关蜓衣襟。

    作者大大的话:

    关于这本,其实已经算是完结了。但是电脑里的存稿,不知道是开新书好还是,高兴了就再来一发好来?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bf88必发官方网站登陆中心

    关于bf88必发官方网站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